从疫情防控看美式平等的虚伪性

内容提要:美国一向自诩为“人权标杆”,把“人人生而平等”时刻挂在嘴边,教训他国如何行事。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的抗疫表现让国际社会更加看清了美式平等的虚伪性。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美国一向自诩为“人权标杆”,把“人人生而平等”时刻挂在嘴边,教训他国如何行事。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的抗疫表现让国际社会更加看清了美式平等的虚伪性。

“死于不平等”表明美国弱势群体的生命权得不到平等保障

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社会原本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进一步加剧,经济社会地位不平等转化为弱势群体生命权健康权保障的不平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4月6日表示,美国的穷人正受到新冠病毒大流行最严重的打击,美国政府应对疫情政策并没有充分照顾穷人的利益。《纽约时报》网站5月11日报道,美国养老院等老年人长期照护机构已有至少2.81万名入住者和工作人员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约占美国死亡病例的1/3。《华盛顿邮报》网站5月9日报道称,美国的抗疫行动“成了一场国家批准的屠杀”,“它故意牺牲老年人、工人、非洲裔和拉美裔人口”。非裔美国人占全美人口约13.4%,然而5月5日由美国四所大学的专家联合非营利研究组织amFar、帕斯(PATH)疫苗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在全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中,非裔美国人占比却分别高达52%、58%。据美国非营利新闻调查机构ProPublica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81%皆为非裔美国人,而这一群体仅占该市人口的26%。

生命权在所有人权中处于基础性位置,是享有其他一切人权的基本前提。生命权得不到平等保障,其他平等人权都无从谈起。美国引以为傲的天赋人权观认为,生命权是造物者赋予人民不可剥夺的权利。但是,美国政府在本次抗疫中的表现,让人民不禁发出疑问,到底是特朗普政府没有按照天赋人权观的教导来切实保障人民的平等生命权呢,还是天赋人权观根本就是说给别人听的虚伪理论呢?在这场抗疫中,我们没有看到美国政府是如何实践天赋人权学说的,反而看到了美国政府将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学说发挥到极致。部分政客鼓吹“老年人愿意为了拯救国家而牺牲自己”,让疫情肆虐自然淘汰老弱患者。多份统计数据表明,因为被选择性放弃治疗,美国老年人、少数族裔和贫困人群构成这场疫情最大的受害群体。当记者询问白宫“有权有势的人是否能优先得到检测”时,特朗普总统的回应是:“可能这就是人生吧。”是的,这就是奉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美国。鼓噪“人人生而平等”,却让弱势群体“死于不平等”,这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讽刺。

“我不能呼吸”显示美国国内结构性种族主义仍然根深蒂固

5月25日,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暴力执法致死,这一事件只是美国国内长期存在的制度性、系统性和结构性种族主义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每年都有美国非裔青年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非裔青年男性被警察射杀的风险比白人要高出21倍。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4月9日发布的《2019年美国种族》报告说,在美国废除奴隶制150多年后,奴隶制的遗产仍然深刻影响着非洲裔美国人的社会地位。报告称,美国种族歧视系统地反映在贫困率、住房、教育、刑事犯罪率和卫生保健等方方面面。美国国内的种族主义和不平等问题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6月15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发表声明,对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悲剧性死亡以及多年来警察和个人杀害手无寸铁的非裔美国人事件再次发生表示深切关注,呼吁美国立即进行结构改革,以结束种族歧视,并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规定的义务。6月1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一致通过一项决议,要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专在相关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协助下,编写一份关于系统性种族主义、执法机构违反国际人权法侵害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行为、特别是导致乔治·弗洛伊德和其他非洲人及非洲人后裔死亡的事件的报告,以促进问责和对受害者进行补偿。

美国《独立宣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但是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承认:“种族歧视几乎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各个制度中,影响深远,仍是我们基因的一部分”。奥巴马所说“美国人的基因”,包含着“白人至上主义”这种意识形态怪胎。“白人至上主义”宣扬白人优越论,排斥、仇视有色人种。历史上,除了系统性歧视非裔族群之外,美国还出现过大规模排斥和歧视亚裔的立法、政策和实践。有研究认为,当前的“白人至上主义”以美国人口结构变化引起的国家认同危机为底色,其根本成因是在“政治正确”观念不断扩张的背景下,中下层白人由于丧失其在社会各领域的主导权而产生的不安与焦虑;直接诱因是特朗普的当选及其言行撬动了长期扎根于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意识形态,刺激和纵容了“白人至上主义”。以种族和肤色划界的“白人至上主义”,根本违反了人权的平等性和普遍性原则,直接戳破了美国人权观和平等观的虚假面目。

“美国优先”暴露美国利益凌驾于人类命运之上的霸权主义

病毒没有国界,疫病不分种族。新冠肺炎疫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截至7月1日,全球确诊病例已逾千万,疫情波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让人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开展平等互利的国际合作,是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唯一可行之道。

与中国等国家积极倡导并践行平等合作不同,美国却在单边主义道路上一意孤行,渐行渐远。特朗普政府先是将病毒与特定区域、特定族群联系起来,发表各种种族歧视言论,煽动仇外情绪;后是盲目鼓噪“中国责任论”、要求对中国开展调查,企图将本国疫情防控不力责任推卸给中国;进而指责世界卫生组织行动不力、偏袒中国,威胁世卫组织必须按照美国要求改革,否则暂停供资。5月29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停止向其提供资金。特朗普政府不仅抵制国际合作共同抗疫,还念念不忘搞“美国优先”的霸权主义,将美国利益凌驾于人类命运之上,“天赋人权”不过是“天赋美国人权”而已。在这里,我们看不到美国对《世界人权宣言》“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信守维护,看到的却是将美国利益凌驾于人类命运之上的霸权主义;我们看不到美国在保障生命权健康权方面的国际合作,看到的却是美国破坏国际抗疫团结的倒行逆施。而“天赋美国人权”也并不是指所有美国人的人权,不过是在美国国内社会中占据支配地位的一小撮人的人权罢了。

  原标题:从疫情防控看美式平等的虚伪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meer.com